当前位置:先邦品牌策划(上海)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贾母骂王夫人时,贾探春是如何出头解围的?
红楼梦中贾母骂王夫人时,贾探春是如何出头解围的?
2022-11-22

贾母是贾府的最高权位者,又称史太君。还不知道的读者,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,接着往下看吧~

鸳鸯不同意给贾赦做妾,受到贾赦威胁,一生的幸福注定尽毁。鸳鸯也是烈性情,一不做二不休,马上就捅到贾母那里,一五一十揭发了贾赦的嘴脸。

贾母一听鸳鸯的话就气得不行。由于贾赦、邢夫人都不在,只有王夫人在旁边。贾母不管三七二十一,对着王夫人一通骂,意思是儿子、媳妇们都在背后如此算计她。

贾母骂王夫人当然是迁怒,但也是必然有的事实。人心隔肚皮,儿女尚且与父母有一些心思,何况是儿媳妇。

但贾赦讨鸳鸯这件事,王夫人确实不知情,就算知道了她也不好管。

贾母虽是迁怒,却也反应出贾赦突然讨鸳鸯做妾,是替儿子贾琏被儿媳妇王熙凤悍妒控制出头。让王熙凤看看婆婆邢夫人如何作为。

王熙凤控制贾琏纳妾生子,更是对姑妈王夫人当年控制贾政有样学样。

贾政虽然有周姨娘、赵姨娘,但周姨娘明显是当初的平儿,而赵姨娘则是贾宝玉出生后才有的。贾探春出生之前,贾政也没有庶出儿女。上文已经分析过,本文不赘述。

王夫人被骂,李纨在鸳鸯一哭诉时就及时将姐妹们带出去。古代的规矩不允许闺阁女儿听这些大人的话,也不好参与长辈的事。

薛姨妈由于是姐姐被婆婆教训,她也不好插嘴劝说,只能尴尬地在旁边听着。

王熙凤、贾宝玉都不敢说话,这是规矩和礼节。这时候谁要插嘴,反而会弄巧成拙。

(第四十六回)探春有心的人,想王夫人虽有委曲,如何敢辩;薛姨妈也是亲姊妹,自然也不好辩的;宝钗也不便为姨母辩;李纨、凤姐、宝玉一概不敢辩;这正用着女孩儿之时,迎春老实,惜春小,因此窗外听了一听,便走进来陪笑向贾母道:“这事与太太什么相干?老太太想一想,也有大伯子要收屋里的人,小婶子如何知道?便知道,也推不知道。”

贾探春实在是“好”,她此时出头正是一箭三雕的好时机。聪明人尽管很多,但懂得把握时机的一定是最聪明的人。探春无疑就是。她此时出头,正是最好时机。

首先,家和万事兴,从大局观的角度,这件事都需要化解,不能任由发展下去。

贾赦讨鸳鸯的出发点不论是什么,都激怒了贾母,造成母子嫌隙,如今连王夫人都怪罪。则王夫人和贾母,与贾赦、邢夫人都会有嫌隙。

探春勇于出头化解,代表了家族的责任。最是应该的“担当”。

其次,贾探春是王夫人的“女儿”,嫡母被祖母骂,又很委屈不能分辨,就需要她来出头替嫡母化解。

母亲有了责难,女儿不能代为受过,却可以想办法化解。

探春出头替王夫人向贾母分辨一二是最好的。别说王夫人没错,就算真有错,孙女向祖母撒个娇,也好过儿媳妇向婆婆低头认错。

而王夫人得了探春的解围,摆脱尴尬不说对探春的贴心会有更深层的认识。

人心都是肉长的。不同于对贾环不闻不问,王夫人从小抚养贾探春,虽然不如亲生,却也很有感情。

贾探春此时再表现出维护嫡母的态度,自然让王夫人感到贴心,双方感情更进一步。

日后王熙凤流产休养,王夫人点名贾探春代为管家,就是这里埋下伏笔,要着力培养她。

贾探春管家表现出的能力,也果然不让人失望。她的远见卓识要比王熙凤等人更高,管家方式也更高级,更有效。

最后,贾探春出头不但解了王夫人的围,也替贾母解了围。

贾母骂王夫人是“迁怒”,在那个父母为“天”的时代,她迁怒儿媳妇再正常不过。但是,王夫人终究没有问题还被贾母骂,到底也是“冤枉”。

按说贾母骂错人应该道歉,可那时父母不可能向儿女低头。错了就错了。

贾探春适时出场,替王夫人分辨一二,贾母也就顺坡下驴,得了台阶。

(第四十六回)犹未说完,贾母笑道:“可是我老糊涂了!姨太太别笑话我。你这个姐姐他极孝顺我,不像我那大太太一味怕老爷,婆婆跟前不过应景儿。可是委屈了他。”薛姨妈只答应“是”,又说:“老太太偏心,多疼小儿子媳妇,也是有的。”贾母道:“不偏心!”因又说道:“宝玉,我错怪了你娘,你怎么也不提我,看着你娘受委屈?”宝玉笑道:“我偏着娘说大爷大娘不成?通共一个不是,我娘在这里不认,却推谁去?我倒要认是我的不是,老太太又不信。”贾母笑道:“这也有理。你快给你娘跪下,你说太太别委屈了,老太太有年纪了,看着宝玉吧。”宝玉听了,忙走过去,便跪下要说;王夫人忙笑着拉他起来,说:“快起来,快起来,断乎使不得。终不成你替老太太给我赔不是不成?”宝玉听说,忙站起来。贾母又笑道:“凤姐儿也不提我。”

贾母说自己“老糊涂了”是“认错”之言。她先向薛姨妈解释,是尊重王家亲家。又说王夫人孝顺,邢夫人“应景儿”,也算家丑外扬了。但这话就是老人的常话,也不能当真。

贾母又说贾宝玉也不提她,白让王夫人受委屈,还让他代替自己向王夫人赔罪。是给王夫人面子。

王夫人哪里敢让贾母“道歉”,连说不敢。婆媳这段公案也就此揭过,本就不是大事。探春居功至伟。

贾母再说王熙凤也不提着她,是为了缓和气氛。王熙凤当时最没有立场说话。贾赦、邢夫人是她公公婆婆,王夫人是她姑母,又是婶子婆婆,她作为孙子媳妇最不好开口。

贾母问她就是要她缓和气氛,王熙凤不负众望开口就说:“谁教老太太会调理人,调理的水葱儿似的,怎么怨得人要?我幸亏是孙子媳妇,若是孙子,我早要了,还等到这会子呢。”

王熙凤的玩笑话说了贾母,贾母随后又将了她一军:“你带了去,给琏儿放在屋里,看你那没脸的公公还要不要了!”凤姐儿道:“琏儿不配,就只配我和平儿这一对烧糊了的卷子和他混罢。”

贾母与王熙凤这段对话很重要,点明了这次贾赦讨鸳鸯的核心就是因为王熙凤“悍妒”影响了贾琏纳妾生子。贾母明白贾赦的意思。

先不提众人反应,回头再说贾探春的时机把握。有能力的人善于把握住机会。贾探春虽然不像王熙凤那般“唯利是图”,但她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最好,并且效果最好。

贾母那么多儿女、孙辈,要说最像她的,应该就是贾探春、史湘云和林黛玉。

史湘云像的是性格。林黛玉像的是风度。贾探春可能是最像祖母的一个。而且,贾敏的风度让人折服,贾探春与姑姑可能也非常近似。贾母喜欢她不是没道理。

贾探春是贾家第四代中,能力最杰出的人才。她的能力将在后文彻底展现出来。对于她,脂砚斋给的评价最高,在第二十二回元宵节灯谜那一回,脂砚斋【庚辰双行夹批:此探春远适之谶也。使此人不远去,将来事败,诸子孙不致流散也,悲哉伤哉!】

贾探春如果不远嫁,贾家有个核心人物,子孙们也不至于树倒猢狲散,各奔东西了。这是将贾探春与贾母并列提到了。